「清心的人有福了,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。」

Blessed are the pure in heart, for they will see God.

 

  我以前認為自己既然已經接受了耶穌,死後就一定可以獲准見到父神,而且不會害怕。當然這是對的,但主卻向我們揭示:所謂「得見上帝」,並不是指肉體的視覺說的,而是指認識並了解祂的屬性。

  在英文裡,我們常說:「哦,我看見了」(Oh, I see),其實意思就是說「我懂了」。耶穌說:那些心被潔淨的人,能夠理解並擁抱上帝,因為祂是真實的。然而由於我們的心不潔淨,因此我們便把一些原非來自於上帝的動機與做法都歸罪到祂頭上。我們並沒有真正看見上帝,有的只是將自己的一些看法投射到祂身上罷了。

  「惟獨恨弟兄的,是在黑暗堙A且在黑暗埵獢A也不知道往那堨h,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。」(約壹二11)那不潔淨的罪就是恨。恨能使人眼瞎目盲,而且我們對別人的懷恨,將會扭曲我們對上帝的看法,或使我們完全無法認識祂,結果使我們不可能愛祂或看見祂。我們心中那隱藏不肯饒恕的論斷(特別是針對父母而發的論斷),常使我們無法認識上帝的本像。

  「咒罵父母的,他的燈必滅,變為漆黑的黑暗。」(箴廿20)我們在孩童時期對父母所發的論斷,通常連自己都早已遺忘了,然而它卻使我們屬靈的眼睛昏暗不明,以致我們無法用正常的視力來看自己、別人、生命或上帝。而且我們靈堛熄繚t程度,是跟我們所發之論斷多寡及深淺成正比的。

 

 

  人們經常對我說:「不要告訴我上帝是愛。如果祂真的是愛,為什麼祂不停止一切的戰爭,或至少阻止一些人對人所施的暴行?更何況有時這些殘暴之舉還是假借宗教之名而做的!對於這些,祂可真的關心?」想必我們都曾聽過這類說詞。

  波拉和我是多年的輔導員,但我們卻從來不努力試圖為上帝做任何辯護。我們儘量避開神學上的爭辯,因為知道答案原不在頭腦堙A而是跟不潔淨的心有關。

  我們只是簡單地問:「你父親是一個怎樣的人?」幾乎無一例外地,我們都會揭出一段極為相似的歷史,亦即關乎被輔導者所歸罪嫁禍到上帝身上的東西:殘酷苛毒、麻木無情、背棄、吹毛求疵等等。

 

  不管我們的頭腦在主日學裡所學到的那位上帝是多麼慈愛溫柔––「上帝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」(約三16),但我們的卻因著對地上父親的反應而充滿了傷痕,並且因此被定型,甚至還把它投射到上帝身上去。

  除非這樣的人肯饒恕他的肉身之父,否則他將永遠無法看到上帝對他的溫柔、仁慈和滿有愛心。

 

摘自桑得福夫婦著「更新裡面的人(上)」,橄欖基金會出版,42-44頁


 

(關於父親如何影響上帝的形象,請再參見五種型態的父親

 

天路靈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