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非武官訪談記

南非使館武官卓懋祺經過人質挾持事件後,首度接受中文媒體(基督教論壇報)的專訪摘要

 

卓懋祺與梅蘭妮在事件

前幾天攝於家中樓梯前

 

 

安妮受訪時的神情

 

 

 

 

 

 

克麗斯汀畫給歹徒的圖畫

 

 

  我的妻子安妮從小就信耶穌。我年輕時則接觸過很多其他宗教,我也試著以外在的活動(如登山、泛舟、跳傘…等)來發洩精力,希望獲致內心的滿足,但依然覺得空虛。直到有一天,一位朋友告訴我:『你真正需要的是耶穌。』

  廿一歲時,我正式踏入教會,我發現基督徒有一些我所沒有的特質:例如他們有喜樂,我沒有;他們有心靈的平安,我也沒有;於是我就接受了耶穌作我一生的主。

  結婚早年家庭經濟非常困窘,生活很艱難,我們仰賴、信靠上帝,渡過了許多難關。

  身為軍人,我曾經有十五年期間或長或短,派駐外國作戰,到過安哥拉、那米比亞。在戰爭的危險變化中,我只有把自已的生命交託給上帝。安妮並不知道我,人正在哪場戰役,也不知道我是活、是死,她必須從上帝那堭o到力量,過每一天的生活。

  上帝對我而言,既真實又貼近,我隨時可以向祂禱告祈求,無論何時,他都與我同在,我也這麼教導兒女,過去在家中遇到困難時,我都這麼安慰、勸勉孩子。孩子們都知道耶穌很愛我們、照顧我們。我們全家每天晚上都有家庭聚會、一同分享禱告。

  在長女梅蘭妮和次女雪娜(現居南非)前後,我們曾經生過兩個女兒,但是都在出生不久就么折了。那時,我們必須深深的依靠上帝,才能渡過那段悲慟期。(註:勇敢的克麗斯汀是一歲時被卓懋祺收養的) 

  這次事件,我們知道是主的手使我們安然無恙。因為有很多時刻,情況糟得沒有人能幫助我們。當我們被槍管抵住,槍戰又發生時,我和太太、孩子只能大聲地禱告。

  我真看見上帝恩慈的手在我和梅蘭妮身上,我們兩人意外中槍,但傷勢都不嚴重,醫生看了X光片,直呼奇蹟:『好像那顆子彈會轉彎!』因為子彈從我膝蓋貫穿,穿過梅蘭妮的手腕和腰部,竟然沒有傷及神經、血管、骨頭、以及身上任何重要的器官,彷彿在我們兩人的體內繞圈子,醫師認為,這簡直是不可能的。 

雖然有太多事情,是這個家庭無法理解的。但是他們似乎不問:「為什麼是我們?」他們反而對全世界湧向他們的善意充滿感激,特別是禱告的安慰。

摘自基督教論壇報第1652、1653期

 

  

 

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,祂就應允我,把我安置在寬闊之地。

有耶和華幫助我,我必不懼怕,人能把我怎麼樣呢?

詩篇118:5,6

 上帝說:因為他專心愛我,我就要搭救他;

因為他知道我的名,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。

他若求告我,我就應允他;他在急難中,我要與他同在;

我要搭救他,使他尊貴。

詩篇91:14,15

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

因為你(上帝)與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

詩篇23:4

 

活泉小簡